饼饼

【虫铁】少年游(上)

kynwi:

【虫铁】少年游
| 短篇(大概)| 分级:PG |

*为了甜以及不纠结,拧巴的作者只能偷懒设定为成年小蜘蛛。
*时间线顺延自内战->Homecoming之后。内战提及,且涉及#Spider-Man Homecoming#剧透。
*由于Homecoming里小蜘蛛一上来就已经是小蜘蛛了,因此变蜘蛛以前的Peter以及梅婶本叔部分沿用索尼加菲虫的设定。
*总之私设如山+OOC,请不要与拧巴的作者较真儿。智力和能力都很有限的作者不会改只会哭。
*虽然内战提及但没有盾什么事儿,憋掐CP憋打脸。不收快递,不去厕所。


Tony的“二元增扩溯回架构(BARF)”(注①)正式投入临床应用的那天,他本人出席了是次新闻发布会。大批的记者把发布大厅挤得水泄不通,这毕竟是那一场巨大的混乱之后Tony Stark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不论哪一家媒体都不愿错过这样的机会。
Peter Parker被挤在一个举着长镜头的壮汉和一位也许是早起打碎了香水瓶的女士之间,他脖子上挂着的“号角日报-实习记者”的塑封名牌被挤出了两道折痕,这令照片上他的高鼻梁滑稽地塌了下去。Peter揉了揉鼻子,努力忽视过于浓重的香水味道带来的不适感。

Tony从门里走出来的时候现场几乎能把人闪瞎——字面意义上的。Peter在一片闪光灯的咔嚓声中艰难地举起相机,镜头对准那个闪闪发光的人的时候,他似乎是正好看过来一般,自然而然地微微偏过头,冲着他的镜头眨了眨眼。Peter的胸口为此万马奔腾般地狂跳了一阵,持续了两三秒钟,也许。
Tony用的投影依旧是他在MIT给那些求知若渴的莘莘学子演示的那个版本,不是他有意偷懒换汤不换药,而是这些日子以来他确实没办法挤出时间来完善这个投影,连设备升级都是委托研发团队完成的,Tony不再有那个精力凡事亲力亲为。说起来第一次在MIT披露这项技术的时候就是他单枪匹马做的发表,现在总不好又一次让Pepper半路接手,所以在她提出希望他出席发布会的时候,Tony没怎么耍赖就答应了,痛快得倒是让Pepper小小吃惊了一下。
投影里有Maria,Howard,钢琴,地毯,米白的窗帘,还有年轻的他。用旧投影的好处就是,当看着被反复咀嚼过无数次早已烂熟于心的场景时,他的心绪已不再会有过大的波动了。Tony坐在座位上,看着Maria生动的蹙眉和微笑,看着她亲吻自己的脸颊,苦涩与痛悔都能平稳安静地消化。他自然地维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甚至有些闲情逸致往台下打量。
他看见Peter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投影中二十岁的自己。

年轻人显然是第一次见识这个技术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场景。Peter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更醉心于Tony无与伦比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还是更沉湎在那一张他从未有幸见过的年轻的面孔里。
在他模糊的概念中,年轻的Tony应该不是这样的,他大概会比眼前这个更加张扬,更加有棱角,更加……更加不那么容易表露出他的柔软和脆弱来。
但或许在母亲面前Tony就该是这样呢,Peter又想。他对自己的母亲的印象已经极其模糊了,Peter尽量避免去翻看以前的旧照片,因为有梅婶婶在,他并未缺失母亲的关怀,如果现在让他凭空回想母亲的面容,大概只能像简笔画一样寡淡和潦草。
然而对Tony来说,母亲意味着什么呢?
Peter看着投影中的Maria,当时的她也已经不再年轻,美丽却未见丝毫减损,她注视着自己的儿子的时候,眼波温柔婉转。Peter觉得Tony的眼睛大概是随了母亲。
然而这不是真实的Maria,起码不完全是,这个Maria仅仅存留在Tony的记忆中,记忆会矫饰,会美化甚至会欺骗,Peter不知道以这样的方式回忆母亲对于Tony来说究竟算是温柔还是残忍,但是他看着年轻的Tony用与母亲如斯相似的眼睛望着她,再透过明灭的光影看着真实的Tony讳莫如深的表情,Peter觉得这份思念在此时已经被诠释得恰如其分。
当然,他今天的工作可不只是来干瞪眼看着Tony的,Peter当然还记得他胸前挎着的带有折痕的名牌;而这投影也不仅仅关乎Tony和Maria,尽管在数分钟的投影中Howard只出现了寥寥数秒,他步履匆匆,连一句完整的对白都欠奉,却足以说明一些问题,因为投影最终定格在了Tony在父母离开之后欲言又止的表情上。(注②)
会场里响起些细细碎碎的絮语,记者同行之间大概有些不为外人道的特有的交流方式,就比如长镜头壮汉和香水女士此时正隔着Peter互相使眼色打手势,Peter几乎能感受到自己面前瞬间飘过去了几千兆的数据流,这种交流在Pepper宣布可以开始提问之后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忙着高举起自己的手。

最开始的几个提问礼貌而温吞,现场其实有不少关注医疗与科技的报刊记者,提问在前十分钟内都很大程度地集中在技术本身。这次除了Tony本人出席,在Pepper的授意下Stark Industry也派来了一位工程师预备解释研发过程和设备细节,一切看似有条不紊,顺利到令人不可思议。
然而应了那句老话“好戏在后头”,那些不甘寂寞的窥探的眼目终于在忍耐了冗长的科技问答之后图穷匕见。
全世界都知道Tony Stark父母早亡,而钢铁侠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Daddy Issues虽然不是人尽皆知,但也早已算不得什么秘密。关于这投影本身能挖掘的东西有限,有人将提问转移到投影的内容上来。

“我们知道这份投影在Stark先生出席MIT首次技术披露的时候就已经展示过了,”第一排的一个瘦高的男记者说道,“此次应用于临床意义重大,为什么不展示新的投影?”
Tony没说话,那位工程师回答道:“我们希望这次发布会专注于技术本身,至于投影的具体内容,这与用于临床之后确定的具体治疗和疏导方案有关,时间有限,不便在今天就展开讨论。”
“可是我认为,关于Stark先生父母的往事属于他的隐私,既然这项技术要广泛应用于临床,应该展示一些与民众,或者说是受试者们更加息息相关的情景。”他的语气中已经渗入了穷追不舍的意味,“比如,大家都很关心的,在西伯利亚发生了什么事。”

现场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这死水一般的寂静只维持了数秒,随之而来的是爆裂一般的喧嚣。全场的镜头都对准了Tony的脸,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不愿放过,他们如蝇虫般嗜血的本性再也不能克制与隐藏。
瘦高记者在哗然中再次开口,这次他直视着Tony,提高了声调,洋洋得意的同时又咄咄逼人:“据悉您在西伯利亚曾与美国队长有过正面冲突,之后身负重伤,这样的创伤后治疗是否比缺少父母关爱的心理疏导来得更有挑……”
他没来得及说完。
他的衣领忽然被大力地拽向后方,随即整个人被掀翻在地,他身后的折叠椅歪倒在地上,引起巨大的声响。
眼前是一张年轻而暴怒的脸,但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他的颧骨就挨了一拳,瘦高个儿顿时眼冒金星,耳边乱哄哄的全是同行的尖叫声。

Peter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一跳一跳地疼,怒气如同未驯的烈马在脑中横冲直撞。他很少为什么事情愤怒至此,上一次这样失控大概要追溯到本叔叔去世的时候。
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楚。并不能因为他打了那个嘴贱的记者一拳就能够得到丝毫排解,这种愤怒即使得到短暂的发泄,依然会在伤人的同时更加刺痛自己。因为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他对过往无能为力,无论现在如何努力却总是若有所失,在身后的某时某处早已无力回天。
在他纠结要不要继续出拳的时候有人帮了他一把。一只大手攥着他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Peter回过头,看到是Happy。
他扯着Peter迅速地远离混乱的人群,打开员工通道的大门,步伐迅速却平稳地带着他穿过曲曲弯弯的走廊,一路沉默地来到另一扇铁门前面。Happy掏出对讲机说了一句什么,眼前的门应声而开,几级台阶的下方Tony的奥迪停在眼前。
Happy的手搭在Peter的颈后,开门把他推上了车,Tony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在另一侧的位置上,在混乱发生时他已经第一时间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会场,现下正歪着头看Peter。
Tony的嘴角甚至还挂着微笑,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红色的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望着他的表情颇有些玩味。Peter此时脑子里乱成一团,无力分辨他的情绪。
“怎么了睡衣宝宝,被青春期的火焰烧着屁股了?”Tony的声音很松弛甚至有些愉悦,他拉过Peter脖子上的名牌瞧了瞧,“你要知道Stark的发布会场要弄进来一个‘实习记者’也挺不容易的。”
Peter瞬间泄了气,方才烧灼的怒火如今只剩下懊恼和心虚,原本涨红的脸由于情绪急转直下一时间竟有些苍白。他咬了咬嘴唇:“对不起,”他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搞砸了是吗?我给你添麻烦了。”
Happy已经坐进驾驶室准备发动汽车,虽然他现在已经从专职司机晋升为Tony的资产主管,但是这种时候他仍旧并且一直乐意替Tony开车。他回过身来看着Peter:“别担心,Pepper处理得来。”
“没错,别紧张。”Tony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你要知道这早已经不是第一次Tony Stark在发布会上标新立异了,虽然这次的始作俑者不是我。不过这种程度的事件,SI的公关团队就能搞定,甚至用不着Pepper出马。”
Happy已经把车开上主路,从后视镜里看到男孩依旧一脸沮丧。“Hey,我不知道如果我这样说你会不会感觉好一点,”Happy说,“就算你不出手,就算发布会能在那种情况下开完,事后我也一定会揍他的。散场以后,我是说,保证揍到他连妈都不认识。你只是早了一步,有些迫不及待了而已。”
看见Tony挑了挑眉毛,Peter苍白无力地笑了笑。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什么也说不出来,至少是现在他完全无法组织起语言,尤其是看见Tony在经过那样的攻讦之后依然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和Happy都看似对此满不在乎,但Peter知道Pepper已经自动留在会场控制事态,Tony Stark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尤其是在内战刚刚平息不久的现在。他不该让那个瘦高个说出那段话的,他应该在一开始就用蛛丝封住他的嘴。
他保持着沉默,内心波澜汹涌却无法表达。他只能感受到Tony搭住他肩膀的那只手,浅浅的温热透过衬衣渗透进他的皮肤里。
Peter肩膀的肌肉一直绷得死紧,而这一路Tony的手都没有离开。

把他们送回大厦之后Happy就自行回家了。
Peter跟着Tony上了电梯,一直到走进客厅他都低着头沉默无语,Tony越盯着他看,他的头埋得越低,以至于Tony有些担心年轻人会过早地患上颈椎病。
“所以你现在是要改走忧郁路线了吗Spidey Boy?”Tony按亮了咖啡机,片刻之后他端着自己的咖啡和给Peter的果汁坐到他身边,将冰凉的果汁瓶子故意贴在他脸上。
Peter连躲闪的动作都懒得做,接过果汁向Tony投去怨念的一瞥:“我成年了。”
“怎么,你还想来点儿带劲儿的吗?”Tony啧了一声,“容我提醒你还有三年才能借酒浇愁呢。”
Peter拧开瓶盖灌了一口,把树莓汁喝出了借酒浇愁的气势。
Tony看着他的举动忍不住笑出来,抬起手揉乱他的头发:“好吧,我知道你一直是个乖宝宝,搞出这么大动静不是你擅长的,当然不包括你行侠仗义的时候。”
Peter轻轻摇了摇头。
也许是因为他的动作太轻微了,Tony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地继续说,“但是这真的没什么,你只是在号角日报挂名的小朋友,没人知道你和Stark Industry的关系,最多是说有个刚入行的小记者第一次参加发布会玩得有点大,这种新闻热度甚至维持不了24小时。”
Peter又摇了摇头。
“当然,你也许以为你给我或者Pepper添了麻烦,但你要知道Pepper天生就是干这个的,”Tony在心里跟Pepper郑重道歉,“而事实上,这件事对我或者SI的影响真的微乎其微,你实在是有些过于忧虑了。”
Peter用力地摇了摇头,这次的动作明显多了。
Tony停下来问他:“怎么了?”

“我不是没打过架,我跟很多人当着更多人的面打过架。”Peter说,“我承认我的不理智给你造成了一些麻烦令我感到羞愧,但既然你说你并不在意,我也可以不那么纠结了。”
“这就对了,”Tony笑了笑,“那么我们现在是没问题了吗?你能不能不走忧郁路线了?说实话我不太能够接受你这种设定。”
Peter从鼻子里“嗤”了一声,他站起来:“我真正在意的事情不是这个,Mr. Stark,你都知道,你都知道但是你不愿和我谈这个,所以你故意这样不得要领地哄我。我以为在经过Vulture那件事情之后你已经认可我了,”他有些灰心地垂下眼睛,“但你只是,你只是依旧把我当成小孩子。”
他垂着头离开客厅,大概是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Tony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毫无形象地仰躺在沙发上。
还说不是小孩子,这耍脾气的样子哪里不是小孩子了?Tony暗暗腹诽,而且比以前更别扭更难哄了。
Tony知道Peter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不是单纯指服从命令听指挥这种,老实说他一度在这方面做得不算很好;而是他愿意听他说话,愿意在聆听的同时努力去理解他。
在港口轮船出事的时候Tony其实对说服Peter并不怎么抱希望,毕竟他不久前的经历似乎已经证明了他在说服别人这件事上没什么天赋,Tony本来计划就只是板着脸,收回Peter的制服,把他送回学校送回他的梅婶婶那里。
他还太年轻,太勇敢以至于他只会一股脑地践行他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远远还没成熟到看到这条看似笔直的道路上荆棘密布,看到这条道路之外其实他还有其他的选择。他年轻蓬勃的善良和正义感单纯直白到近于稚气,在某种意义上这力量强大非凡,却在某些方面也非常易于摧毁。
‘如果有人伤亡,那么就是你的错,’Tony那时对他说,‘而如果你死了,那么责任就在我。’
他没期待什么,但是Peter懂了。
他停止连珠炮一样的质问转而向他道歉,几乎带着哭腔。这一瞬间Peter的示弱比他之后的那句‘我只想变得像你一样’带给Tony的感触要大得多。他忽然有些明白这个年轻人仰望着他的眼神里深藏的意义,忽然明白有些人并不是无法说服,而取决于他愿不愿意被说服。
他和Peter的经历可谓大相径庭,除了年少失怙算是倒霉的共同点以外,他的童年与Peter的大概没什么相似的地方。成人以后的经历更不用说了,Peter才刚刚踏进成人这个门槛没多久,而他,几乎已经过了英年早逝的年纪。
当他望着投影中年轻的自己,总觉得恍若隔世。即使他在这一瞬间回到二十岁,面对现在的Peter,大概也一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吧。
Tony知道Peter很仰慕他,认为自己一直在追赶着他;但是Peter不知道的是,他其实才是被落在后面的那一个。
他们的感觉似乎都有些错位。

Tony在工作室敲敲打打了几小时,中间Pepper打过电话来告知上午的事件已经平稳解决,并没有引发公关危机,Tony听过之后便抛诸脑后。继续工作了一阵,抬眼发现已近午夜,询问过Friday得知Peter整个下午和晚上都没从房间里出来。
“他醒着吗?”Tony站在Peter房间的门口问Friday,“如果他醒着那么给我把门打开。”
房门无声地开了,Peter背对着他躺在床上,听到门口的动静,他的肩膀紧张起来。
Tony叉着手倚在门框上:“通常情况下我不会不敲门就进来,但我听说有人为了些许小事就错过了午饭和晚饭。”
Peter猛地坐起来,他的胸口明显地起伏着,俨然是在隐忍着些什么。
Tony站在原地没动,过了半晌,当Peter终于努力平定了情绪,他闷闷地说道:“关于吃饭的问题你可没什么立场来批评我。”
Tony简直要举双手投降了:“Spidey,你知道我不怎么会用不是花言巧语的方式哄人对吧?别对你的临时监护人做这么残忍的事好吗?”
Peter下了床走到他面前:“我成年了,Mr. Stark,我不需要什么监护人,更何况是临时的。”
Tony的注意力却没在他究竟说了什么上面,他只是发现眼前这少年最近不知吃什么了,个头蹿得飞快。他们刚认识的时候Tony一抬胳膊能把这细瘦的小子扣在怀里,现在他居然需要微微抬眼才能对上他的眼睛。
“那你需要什么?”Tony问。
“你真的不知道吗?”Peter伸出一只手撑住Tony脑后的门框,“你该知道你总有一天要面对我,你不能假装那不存在。”
好吧,他站的这个位置太不利了,Tony想,简直腹背受敌。作为单兵作战的专家选了这么劣势的地理位置实在是有失水准。
“你想吃宵夜吗?”Tony说,在Peter的眼神就要失望地黯淡下去之时他补了一句,“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TBC...



注①:电影中的全称是“Binarily Augmented Retro-Framing”,简称BARF,作者表示我特么也不知道这么翻对不对OTZ。为了这个全称我还把队3翻出来看了一下,虽然就为了找到这一小段然而还是把我虐到了……为了写甜饼而主动找虐的作者请大家多多关怀……说不定哪天作者就蜡炬成灰泪始干了。
注②:关于投影中Howard的描述与电影中其实有出入,但为了剧情需要请与作者一起蒙上眼睛忽略掉吧谢谢。

【卤煮的Freetalk】
你们知道吗最开始写这一篇的时候我题目旁边写的是“短篇一发完”来着。然后作者写着写着发现短篇真的是台~特么难写了,话痨晚期的根本就做不到啊……我前天晚上睡不着觉构思这篇的时候,从开篇到Peter打架只用了两个短小自然段而已,然而现实是写超了两千字……心里苦。
不过我会努力在下一篇完结的![握拳]即使下篇完结不了,上中下总应该能完了![所以说不要相信还没开始就已经在给自己找后路的作者……作者的女盆宇表示下次开坑之前希望作者对自己能有更清醒的认识和更清晰的定位——译文:话痨晚期写个鸟的短篇!] --> 我尽力不把它变成章一二三四吧……心里苦。
再次重申一下成年虫的设定,因为拧巴的作者没办法同时关注未成年人保护和忘年恋的问题,否则这篇文会变成十万字左右的《论未成年人保护法在相关实务中的应用》。心里苦。
于是就这样吧,你们看出来是甜饼了吗?没看出来的话下次更新的时候就甜了~[握拳]

评论

热度(172)

  1. 饼饼kynwi 转载了此文字